第八十三章 奴隶二(1/2)

加入书签

  黎念皱着眉头看着拽住自己脚踝的一双手,指骨偏大,上面覆盖着黑黑的异物,再看这双手的主人,一道狰狞的疤痕把原本清俊的容颜分成两半,一半天使,一半恶魔……

  “救我……”男孩分明已处在弥留阶段,手像冰一样,偏偏固执的抓住黎念不放。小说suingla

  “凭什么?”黎念恶从胆边生,冲动的想一脚把男孩踢开,因为她只看上了那只像癞皮狗的黑豹子,也只打算救那只豹子。

  当她痛苦时,有谁来拯救她?她凭什么救一个不相干的人?

  “我是姜有,我是姜有啊……”男孩喃喃自语,说着说着两行清泪便从眼角滑入鬓角中,眼光掠过黎念充满恶意的脸,眼睛毫无焦距的转向远方……

  随着脚踝上的手渐渐的放开,黎念似乎能听到男孩绝望后,生命一点点变灰的声音。

  滴答,滴答……

  这声音让黎念痛彻心扉,恨不得自残来减轻心中的痛……

  所以,当黎上扛着濒死的豹子一路奔到黎念身旁时,看着憔悴了不止一点的黎念时,还有旁边生机勃勃“深情”凝视着黎念的姜有时,暴跳如雷。

  可脸色黑黑白白一阵变化,最终认命的长叹,“你这个败家娘们……”

  黎上曾经暗访过一个地下矿场,和矿场的场主混的非常熟。那场主藏着一位如花**,那是千般疼宠万般爱怜,连命都恨不得奉献上去让**踩一踩。那位**也是千般好万般好,就是喜欢赌博,几次毒瘾上来,把自己都当赌注押上去,要不是场主还有几分势力和面子,恐怕那位**早就被自己给作死了……

  只是,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见鬼,**也是如此。在一次赌桌上,**惹上大祸了,连场主都无能为力,最后的最后,场主散尽家财赔上所有才换的两人性命……

  场主离开的那一天,黎上去送别,当问起**时,只听到场主长叹一声,“这个败家娘们……”

  当时黎上听不明白,只哈哈一笑,拍拍场主的肩,“还不是你宠出来的……”

  现在突然想起这句话突然心酸起来,有种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的萧瑟感:都碰上一个会折腾的主,场主是心在别人那里心不由己,自己是命在别人手里,命不由己啊……

  只是黎上心里不痛快,又怎么可能让导致他不痛快的罪魁祸首痛快呢?所以,在黎念和姜有还在“深情凝望”时,利落的一个手刀下去,即使再临近死亡时也睁着眼的姜有终于闭上眼。

  看不到那张让他火大的脸,黎上轻“哼”一声也不管旁边恍恍惚惚的黎念,拎着姜有的脚甩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回旋扛在肩上就走。

  黎念默默跟在身后,思绪又是一阵大起大伏。

  “我-是-姜-有……”黎念把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咀嚼,想发现什么。因为陌生人见面介绍自己时,一般会说“我叫xx”,当说“我是xx”时,意味着另一人应该知道他或认识他……

  一方面,黎念确信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是从二十一世界过来的,在这里,她怎么可能有亲人?另一方面,她对姜有确实有一股熟悉感……姜有绝望时,她心痛了,当姜有委屈的流着泪时,她恨不得姜有可以变成洋娃娃,让她好好的抱在怀里安慰……

  看着前方脆弱的挂在黎上肩上仿佛死去的姜有,黎念甩开自己心中越想越严重的阴谋论,用缘分来说服自己,虽然这缘分有可能是孽缘。有的人,即使认

章节目录